主页 > M惠生活 >〈Fintech生态圈〉虚拟货币取代法币?央行总裁杨金龙不看 >

精选文章


随机推荐


〈Fintech生态圈〉虚拟货币取代法币?央行总裁杨金龙不看


2020-06-10


伴随数位经济与数位科技的兴起,近年标榜去中心化(decentralization)特性的虚拟通货,备受科技界与若干自由主义论者的期待,冀望能实现替代现行以法定货币(legal tender)为中心的制度,来提升支付的效率。

但央行总裁杨金龙日前出席金融科技论坛时谈及虚拟货币,他对「虚拟货币非货币」的立场相当明确,一律以「虚拟通货」称呼,让外界认为杨总裁似乎不看好虚拟货币取代法币。

杨金龙表示,目前市面上已有 1700 多种虚拟通货,但总市值仅约 2930 亿美元,即使加上累计至今之 214 余亿美元的 ICO,整体规模仍远低于 IMF 所预估,本年全球经济产值 87.5 兆美元。

区块鍊与分散式帐本真好用?

值得强调的是,虚拟通货试图以新兴技术取代长期建立的现行央行与商业银行的货币制度,但这能否实现,将取决于虚拟通货能否建立信任机制,以及能否赋予其弹性调节的能力。

虽然虚拟通货底层的区块链(blockchain)或分散式帐本技术(DLT),确有其特别之处,包括去中心化机制、不可窜改性(incorruptibility)及可追蹤性(trackability)等,但运用在支付系统,该技术仍存在诸多挑战。不过,杨金龙也对区块链与分散式帐本技术给予肯定,让外界感受政府愿意尝试新兴技术的正面态度。

杨金龙:虚拟币有七大问题

论及去中心化的虚拟通货,能否取代以法定货币为中心的支付系统,那幺就得回顾历史。历经 300 余年演进始建立的现行货币制度,就显得格外重要。

此外,杨金龙也点出虚拟货币的七大问题,重申虚拟货币是网路商品或加密资产,而非货币,更无法取代法定货币。

首先是供应量无法调节,杨金龙说明,虚拟通货供给量依事先的协定(protocol)而来,无法依市场需求有弹性地调整。其次价格波动大,无法作为广被接受的支付工具,反而易成为投机炒作标的。

三是效率低,系统每秒能处理交易笔数非常有限,当交易量大容易造成壅塞,交易费用就暴增,且新增区块还可能被否认,形成所谓软分叉(soft fork),无异是耗时且不具清算最终性,没有效率可言。

其四是挖矿过程耗电过大,目前挖矿的耗电已相当于瑞士全国用电量,这与货币演进的节省资源、降低成本背道而驰。

其五是硬分叉(hard fork)导致贬值,开发者可複製软体,加入新特性或调整演算参数,再以新名称及新形式释出而获益。每次分叉时,旧持有者可额外取得新的虚拟通货。如去年所出现的比特币黄金、比特币钻石等就是此例,最后必将导致货币信心全失而大幅贬值。

其六是无求偿管道,因为没有发行人或机构负债,也没有任何主管单位支持,一旦网路受攻击或恶意矿工瘫痪系统,持有人损失将求偿无门。

第七是易被不法人士利用,过去交易平台被骇及虚拟通货的相关诈骗案层出不穷,还被用于洗钱、资恐、逃税、规避管制等用途。

郑旭高:虚拟币的问题可能也有解

对于杨金龙所点出关于虚拟货币的其中几项问题,金融科技顾问郑旭高则认为,因虚拟货币的「共识机制」有诸多方式,除工作量证明外,还有权益证明、股份授权证明等多种方法,故就共识机制中的挖矿耗能问题,仍存有其他替代方案可以缓解。至于数位资产的供给量,则可藉由设计数位资产之初就做规划,使其可供调节。

不过,虚拟币的价格波动问题则是个大哉问。从历史的角度看,即使是有政府背书之法定货币,也有通货膨胀或紧缩的案例,若欲深究此议题,恐得从政治、经济、社会面切入,以制度性规範及法规着手。而有关损失求偿问题,针对受害者损失如何填补、赔偿比例上应如何分配至相关各方,则有待司法实务判决累积。

另外,由于数位货币的价值波动性大,故就其价值储存功能面观之,相对不利于洗钱(可能在洗钱的过程中价值骤跌);且虽然虚拟币具有匿名性的特色,但也因可追蹤追溯,反而容易查找出帐户的关联。

数位货币早就存在 绝非新鲜事

杨金龙也金融科技论坛中也表示,伴随科技进步与数位经济的兴起,实体货币早已逐渐发展成电子型态的货币,除了央行货币与商业银行货币(commercial bank money)扮演批发交易的要角外,零售的电子货币(electronic money)係将法定货币之价值储存于卡片或网路,并透过中心化的结清算机制完成款项移转,以利网路购物等远端交易之进行。这在过去早已存在,并非新鲜事。

〈Fintech生态圈〉虚拟货币取代法币?央行总裁杨金龙不看

你知道吗?根据 IMF 解释,数位货币的谱系图可分成五层(参见上图)。数位货币谱系複杂,如果依据国际货币基金的定义,数位货币泛指所有以数位形式表示价值之物,根据是否以法偿货币计价分为两类,不以法偿货币计价之数位货币称为「虚拟货币」;「虚拟货币」又区分为可转换(转换为实体商品、服务或货币)与不可转换两类;可转换虚拟货币又可依是否有中央发行机构(即是否去中心化)区分为两类;其中使用加密技术认证的去中心化可转换虚拟货币,称为「加密货币」,例如比特币、以太币等数位货币即划归此类。

面对数位货币兴起,我国金管会的态度是先观察,若未达有价证券的阶段,就以「虚拟商品」看待。只要没有非法吸金、诈欺,则秉持低度监理的态度,但是金融机构不得参与(收受、兑换)或提供虚拟货币相关服务或交易。中央银行则呼吁投资人应注意比特币的高度投机性;针对发行央行数位货币相关议题则已着手研究,尚无明确结论。

面对数位货币兴起 各国多视为商品而非货币

全球主要国家面对数位货币来临的因应,可以看出大部分国家与我国相同,并不将加密货币视为「货币」,而归类为商品。至于交易加密货币是否要课税,至于要课何种税,则莫衷一是。

〈Fintech生态圈〉虚拟货币取代法币?央行总裁杨金龙不看

国际货币基金 IMF 总裁拉加德(Christin Lagarde)于 2017 年 10 月,就呼吁监理机构正视数位货币的管理问题,拉加德说,「我们应该不要将所有与数位货币有关的事都归类为骗局,这种科技的背后意涵广大得多!」「对全球央行和监理机构来说,现在是该认真看到数位货币的时候了。」

虚拟货币监管 从这三个方向看

诚如国际货币基金 (IMF) 所认为的,对虚拟货币监管的重点应包括:消费者保护、反洗钱与反资恐、课税三个方向。

随着数位货币的接受度提高及其他客观条件的成熟,走向数位货币与实体货币共存的体制只是时间上的问题。数位货币的兴起,有可能排挤商业银行存款,使商业银行资金短缺,不仅不利贷放,甚至会影响经济发展,这些都应及早因应。因此,主管机关更应诱导数位货币朝向改善交易透明度发展,则有助于反洗钱及反资恐,并利于管制资金移动。

国际清算银行 (BIS) 表示,虚拟货币的出现,可能弱化中央银行职能,中央银行或可考虑发行央行数位货币(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

「数位货币正在撼动全球的金融服务和支付系统,金融机构正因为未加以关注,并了解这项产品而承受风险。」拉加德说道。

对金融科技难信任… 需要监管机关来把关

金融科技发展势不可挡,但不少民众仍对金融科技和数位货币的发展感到不信任,这点还需要金融科技监理机构立场更明确,除了平衡「鼓励创新与预防风险」,也要以「负责任创新」为发展核心,同时秉持科技中立和风险基础监理等原则。

台湾在金融科技发展策略上,在亚洲成文法国家中也算是先驱者,首先施行金融科技创新实验机制,推动台版监理沙盒,研订金融科技发展与创新实验条立,以专法方式推动金融科技创新实验机制,并于今年 4 月底开始施行。目前已有两件创新实验申请案,目前亦有十余家业者接受新实验申请的辅导,业务型态也相多元,包括电子支付、跨境汇款、自动理财及 ICO 等,金融科技浪潮袭来,新创商机和变革将不断发生。



上一篇:
下一篇: